工作服生产厂家
您的位置:首页 » 工作服生产厂家 > 正文

两代火车司机的爱岗情

 
作者: 王定制 时间:2018-01-03  文章来源:工作服生产厂家

今年49岁的袁杰,工作在淮北矿业集团铁运处烈山机辆段运转车间,是一名机车乘务员,人称火车司机,负责拉煤机车的驾驶。说起袁杰,不得不提到他的父亲袁会海,也是一位资深的老司机。父子俩,两代人,把青春年华献给了共同的事业,见证了矿区铁路的发展历程。

1972年,为了响应国家号召,袁杰的父亲袁会海报名支援淮北矿区建设。凭着过硬的专业技能,袁会海光荣地成为矿区第一代蒸汽机车司机。

驾驶蒸汽机车看似惬意,实则艰辛。上世纪七十年代的蒸汽机车动力小,劳动强度大,工作时间长,作业环境差。机车在行驶的过程中,司机的视线受到限制,为了瞭望,他们只好将半个身子探出车窗。尤其是逆风行车的时候,风从煤斗子里呼呼灌进脖子……一趟车跑下来,除了牙齿是白的,全身都是黑的,就连司机师傅们上班时的工作装也被人们戏称“油包”。艰苦的环境下,袁会海却十分热爱自己的事业。当然,他没有振聋发聩的豪言壮语,也没有惊天动地的英雄壮举,有的只是朴实的情怀和满腔的热忱,有的只是在平凡岗位上十几年如一日,从没有发生过任何行车事故。他不仅爱岗敬业,为人还特别热情,对于新进职工他总是将他的所学倾囊相授,发挥好“传帮带”作用,为矿区铁路培养了一批优秀的火车司机。光阴荏苒,他在火车上一干就是14年,青春在年复一年的劳动中不知不觉流逝,原先的铁路三工区也渐渐壮大起来,逐步升级为铁路管理段、铁路运输处。

企业发展壮大了,袁会海的腰身却不再挺拔,花甲之年,他告别了大半辈子所钟爱的上游750号机车,光荣退休。离开岗位那天,袁会海早早地来到上游750号机车旁,一遍又一遍地擦拭着、保养着,眼里又不时地闪烁着泪花。这是第一代铁运人对矿区铁路的情节。

袁会海于1986年退休,巧的是那一年,袁杰正好18岁,开始参加工作。袁杰小时候看着父亲驾驶着火车在铁路线上驰骋极度兴奋,觉着父亲很了不起,对父亲的职业非常羡慕,并立志长大后也当一名火车司机。终于,他儿时的梦想成真,从父亲手中接过了接力棒,并登上了父亲心爱的上游750号机车,成为一名火车司炉工。司炉工是蒸汽机车中最累的工种。夏天,在接近60度的高温环境下工作,皮肤上生出的痱子又痒又痛;冬天,为了瞭望,不能关窗,凛冽的寒风呼啸而入,把人冻得浑身僵木。为了保证机车的充足动力,一个班至少得添4吨煤才能满足运输需求,连续12小时下来,人累瘫了。但袁杰为了心中的司机梦,牢记着父亲的谆谆教诲——要想成为一名合格的司机,必须从基础干起,熟练掌握操纵机车的每一个环节。他坚持着、摸索着,一步步成长为副司机、司机,开上了梦寐以求的上游750。

进入21世纪,为满足淮北矿业跨越式发展的需要,矿区铁路进入动力设备更新换代的历史时期。从2003年开始,铁运处的蒸汽机车逐步被东风系列内燃机车所取代。看着最后一台上游750号蒸汽机车的淘汰,袁杰心中有些许不舍,那里是承载他最初梦想的舞台。但更多的是面对内燃机车的欣喜。内燃机车动力性能、工作环境与蒸汽机车不可同日而语。作业过程中,驾驶室内宽敞明亮,车载空调冬暖夏凉。机车信号、机车电台、机车监控、视频监控等各种设备一应俱全,牵引动力大大增强,工作强度大幅降低,工作效率显著提升,苦脏累险的时代一去不复返。然而,面对新型的机车,袁杰感到了本领恐慌,并暗下决心,要征服他,驾驭他。他认真把握在南昌铁路学院的进修机会,勇于实践,学成归来。在司机岗位上,勤于实践,善于思考,业务技能日臻成熟,并最终成长为指导司机。先后在全国煤炭铁路运输联合会、淮北矿业集团公司举办的十大工种技术比武中获得过司机工种第一名的好成绩。

时光飞逝,转眼间袁杰已工作了31个年头,他说:“我和父亲生长在不同的年代,却对工作和机车有着同样的热爱。我从父亲身上得到了一笔精神财富,那就是踏实做人、吃苦耐劳、刻苦钻研、精益求精的态度,激励着我更好地工作。”

复制本文地址:http://www.qianmingshudian.com/ugt/583.html